三秒一拍

おじさんのゆ~るい生活(*'▽')
TOPスポンサー広告 ≫ 【辛弱】36.5℃ 上TOP[同人]【ニコ衍】GL、BL* ≫ 【辛弱】36.5℃ 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omments (-) Trackbacks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辛弱】36.5℃ 上

其妙的組合出現了!*´∀`)ノ
在寫了又刪刪了又寫的幾經折騰下,它又準備爆字了
ニコ衍第一次寫BL…雖然平常腦內都補完了這樣。

於是這邊上下集。
聖誕老公公除非給我愛當聖誕禮物要不然這邊就是杯具!!!(去床上做夢比較快

下篇更新芭白。(先放話←喂


※內文提及人名跟本人完全妹由關係。






↓建議使用BGM↓






 香菸。
 槍。

 菸味和血的味道強硬的經過鼻腔鑽進大腦裡,耳邊的忽遠忽近的槍響和,慘叫聲。


 不要…

 不要再靠近了…

 不要!!!!!


 「…哈………」
 深夜的微弱光源,電腦螢幕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切換到保護程式。じゃっく終於想起遊戲玩完之後他就這麼躺著睡著了。

 可是到底是什麼?

 到底在怕些什麼?

 到底,重覆了幾次…?

 「…まるたん……」

 ……他現在和女朋友暖暖的睡在一起吧。

 再怎麼可怕的夢都沒有現實令人痛苦。

 乾渴的喉嚨沙啞的都快發不出聲音了,要起來喝水嗎?
 不,好懶。

 空調的聲音跟主機的聲音好吵…關掉嗎?
 不,好冷,好寂寞。


 說好再開國的那天,在第一次見面的那個轉角等著他,當初那種興奮、期待的心跳到現在還是沒變。

 但是為什麼那個人身邊多了個…女人。

 說不會牽女朋友手的,是他。
 說沒有意願結婚的,是他。
 說不管如何,我們有著同樣歸處的,是他。

 說好喜歡好喜歡的,也是他。

 從轉角處不小心看見了他和女朋友的吻別。原本只有自己專屬的東西一夕之間全部都變成他人的,該怎麼辦?

 一開始就沒有的話有多好。
 一開始就不要見面的話,就不會這樣更多、更多的喜歡上了吧?

 說下次再一起玩吧,然後目送直到完全看不見為止,等待著的人,也是他。

 「愛哭鬼卻是我呢。」


 撥通手機,有點疲憊的聲音從電話的另一頭傳來。
 「出什麼事了…?」
 平常各忙各的,最多也就是回回簡訊,似乎好久沒有聽到那有一點低、有一點單薄的聲音了。

 「鴨子…明天可不可以去找你…」
 「什麼鴨子……唉?啊…明天從大阪過來嗎?…白天還是晚上…現在到底算哪天……算了,到東京的時候打給我~去車站接你!」

 深夜還在工作…要來接…?

 「等、…我到你家去等你就好了…我怕你走到車站都要晚上了…」
 「沒到那種程度啦…大概傍晚而已…哈哈…」
 「嗯、沒關係,我的東西很少…我自己過去就好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不管是留宿在ねるたん家兩個人一起煮飯做下午茶,還是在トゥライ家玩電動等他回家唱歌聊天,都已經沒有當初的那種僵硬的感覺了。

 天氣越來越冷,聖誕節就近在眼前,一個人已經夠孤單了,深沉的夜色伴著叮叮咚咚的雨聲更顯得寂寞。不想多披一件外套,じゃっく拖著有點發冷的身體,走到廚房。

 日復一日的,幾乎只是為了撐過晚上的放送而活著,然後一夜又一夜的噩夢。
 想起前一天晚上對話窗上まるたん擔心的問候,沒事、沒事。
 想起那個稱為女朋友的女人的淺而易見的笑意,沒事………只能說沒事。

 不想再把skype打開。
 歌也不要唱了吧?
 放送什麼的也………可是まるたん會難過…。

 他的眼淚,很鹹的。

 鹹到像在自己的傷口上灑鹽一樣。



 就這麼帶著傷逃掉,好嗎。

 也不在意湊進嘴邊的玻璃杯是不是在前兩天已經出現了裂痕,在冬天的夜晚,室溫下的清水,清透明的像是一點一點暈開受傷的那個部分,而後渲染成一塊血紅色的冰磚。

 舔了舔被劃破的下唇,血的味道反而真實的令人欣喜。









 出了月台,じゃっく瞇起被東京的艷陽刺傷的雙眼,在出口不遠的地方驚喜的看見了トゥライ…。
 「トゥライ!!你…」
 「啊哈-結果是バル陪我到這附近的,然後她就把我撇下跟白皙さん和其他STAFF去吃飯了。從便利商店到車站原來有這麼遠…唉。」

 「…バルシェさん忘記你連到住家附近都…啊哈哈哈---!啊,這麼說你今天下工了?」
 並著肩,陽光和トゥライ天然的話語一點一點的溫暖了じゃっく。

 「今天被野放了!所以等等回家吧~還是你想去哪裡玩?」

 「…野放…噗嗚…回你家!我們來唱歌-!」
 








 「你先唱吧,我去找一下姐姐……」把罐裝水放在矮桌上,距離近的只要じゃっく轉身就能拿到。
 看著他點了頭,但異常安靜的點著選歌單的樣子總是讓他放心不下。多回頭看了兩眼,一邊關上自己的房門,トゥライ照慣例的先去和家人打聲招呼,畢竟生活作息很不正常。

 留下じゃっく瞪著螢幕。

 逃了。
 是這麼想。
 但是同在東京,煙霧、高樓壟罩著,這邊的天空看得見星星嗎?他看見星星了嗎。

 好像曾經約好要一起去哪裡看星星?

 除了悲傷好像什麼也想不起來,自顧自的。



 「果然有什麼事對吧。」

 捧著兩杯熱奶茶回到房間的トゥライ,一開門就見到跟剛才同樣姿勢跪坐在地毯上的じゃっく,過長的袖子蓋住大半手掌,只剩下指尖有節奏的按著按鍵。

 「……啊!!沒什麼…我想聽REACT!鴨子你唱!唱吧唱吧~」

 「欸?不行不行不行,沒辦法啦!」
 「欸----?!那magnet?Magnet跟REACT選一個!」
 「不、那個……啊,要不然,『流星』好嗎?前陣子的流星雨沒看到呢~」


 流星。
 持續閃耀著的,和一閃而逝的。
 哪一個燦爛,哪一個美好。


 轉身把螢幕上的選歌單取消,開了久違的電子琴。

 トゥライ捲了袖子,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摸摸他的頭,然後做了。

 「…!!」

 只有疑問的視線,トゥライ還是快速的抽回了有些遲疑的手。
 「啊、抱歉…突然就…啊哈哈」


 修長的指尖流連在白的鍵盤上,那音色和他的歌聲像成反比一樣的清晰、明確。
 一點一滴。


 『……從那天起 就在等著 在夜裡回想起你的聲音…』


 
 從那天起就在等待著,什麼時候過往才會重回現在式…
 從那天起,明明不想聽見,卻夜夜因為你的聲音,過於思念。



 『聽見了什麽 看見了什麽? 今天也在 重複著 就連意義也需要尋找一樣……』




 坐在床邊,當他像是要刺穿心臟一樣的歌聲近在耳邊的時候,じゃっく抬了起頭。


 明明身高差距沒多少。
 明明年紀沒差多少。
 明明……相處的比那個人少。




 「トゥライ……キスして(吻我)。」
 






TBC


註1 音樂、歌詞來源→詞曲編曲全部都是minato♥
註2 前陣子的獅子座流星雨直播


関連記事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