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秒一拍

おじさんのゆ~るい生活(*'▽')
TOPスポンサー広告 ≫ 【翔右】兄弟向30題 (2) TOP[同人]【西五取恩】BL*OOC注意 ≫ 【翔右】兄弟向30題 (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omments (-) Trackbacks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翔右】兄弟向30題 (2)

*我就知道字數會越來越多然後如滔滔江水ry
*其實這是恐怖片(x
*硬要在這一天吃一口植物組大腿肉
 
#AS      
#all S絕讚攻略中      
#内心のあいつらが膨らんでる











 
 一直以為他們menber間只是因為長年在一起工作、一起學習而感情好而已,沒想到自己對夥伴會生出這種不明的情愫來。坐在樂屋的單人沙發,相葉隨意地把扶手拿來掛他那雙大長腿,專心的看著從工作人員那裏借來的各家雜誌,絲毫沒注意到他一向悄無聲息又動作緩慢的竹馬君早已經縮在三人座的一邊了。

 「我很正常…我很正常……我超正常的……喔派…喔派賽高……痛!」
 本來想抱怨一下的相葉雅紀一轉頭就看見二宮揉著太陽穴一手拿著桌上的其他雜誌捲成筒狀,看來那就是剛才的凶器了。

 「kazu…會變笨的!」淚眼汪汪的對著他家竹馬,一邊揉揉自己應該是沒有腫包的腦袋。

 只是這樣可憐的眼神二宮絲毫不買帳,那從小就習慣出現的委屈表情,看個幾十年也是會煩的。
 「這表情你去對著翔醬做吧,只有他吃你那套。」把雜誌丟回桌上,也不想解釋自己沒來由地生氣是怎麼回事,只是覺得頭痛的要命。縮回沙發,看了眼時鐘確認時間還早,本來想拿起遊戲機的手卻因為頭痛而收回,抄起外套把自己縮的小小的。

 看著二宮這樣子,即使神經再大條也沒辦法不上線。本來想伸手去摸摸他的額頭,卻因為二宮蜷著陷在沙發裡而作罷。

 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該做的,就不要動手。

 雖然知道對方不舒服應該想點辦法,雖然知道他不舒服的時候不喜歡人打擾,雖然知道自己總是在不對的時間插話……

 「ka……」
 「早~安~」

 壓著帽沿,穿著一身輕便服裝的櫻井懶散的把包包丟到慣用的位置,原本以為櫻井會直接就在那個位置坐下來的相葉,清清楚楚地看到櫻井一瞬間僵硬的表情,然後皺了眉頭才坐下來翻著自己的大背包。

 繞到他身後,相葉刻意壓低聲音的耳語讓櫻井下意識的往反方向躲了一下,雖然有些難過,但當務之急是他們的小夥伴又再獨自逞強了。

 「翔醬…ka…NINO的狀態有點奇怪,他剛才還按著太陽穴,也沒有玩遊戲……」

 櫻井一邊點頭表示他知道了,一邊更用力地翻找他要的東西,終於找到了的時候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迅速離開相葉還刻意靠著他的身子。
 「NINO,起來一下……」
 那略低沉的溫柔嗓音迴盪在只剩鼻息的樂屋裡。

 說不定,能讓翔醬這樣溫柔呼喚的,也只有自己除外了吧。聽過他溫柔的喚著二宮、親暱地叫著leader尼桑、他寵了好多年的潤醬。



 愛拔呢。

 相葉雅紀呢。



 「嗯?相葉桑你說什麼?」一邊搬動了沒什麼動靜的二宮一邊回頭,他確實有聽到些什麼……?
 「欸?欸欸?」
 「噓…相葉桑,在開始錄影之前NINO需要休息,然後麻煩你幫個忙去找SATFF拿些熱水來。」

 沒有注意到。

 連講這些話的時候,也沒有再看著我了……。

 「嗯,我知道了…」

 不會有人注意到的,不同於你們,不是很閃亮的存在。




 垂下視線拉扯了一下坐亂的衣服,手把才剛碰上,門就被從外面推了進來。

 「早…」

 帶著大墨鏡的松本身後跟著一邊揉眼睛一邊打呵欠一邊又想歪頭睡去的自家隊長,擠壓著臉上的折子,硬是牽出個自己覺得很閃亮的笑容。

 「早啊松潤、leader!」
 「NINO怎麼了?」
 進門的一瞬間松本潤就看見了,蹲在地上的櫻井和竟然沒有再玩遊戲的四哥看似進行深度對話的場景。

 櫻井翔勉強的瞥了個眼神過去,又把臉轉回二宮面前。

 「小潤,你那裏有頭痛藥或感冒藥嗎?」

 頭都沒有回,就知道松本已經放下包,從裡面拿出備用藥盒。戳破密封用的錫箔紙之後,又在旁邊開了瓶常溫的礦泉水倒進玻璃杯裡,才靠到櫻井身邊。


 看,只要一句話,潤醬就能明白所有的事情呢。


 相葉靠在門邊,他以為只要轉身出去,執行好櫻井翔託付他的任務,他就會多看自己幾眼,看著末子都能如此,現在想想那一瞬間的小孩子心態都要為自己覺得丟臉了。

 直到STAFF拿來熱水,從進門開始就一直零存在感的大野躂啦躂拉的穿著室內拖鞋移動到二宮的身邊,把吃了藥、又用熱水擦了一圈,臉色明顯有好一些的二宮壓到自己腿上,才抬眼看了一眼櫻井。

 幾乎是不用多說,松本把旁邊沙發上的靠枕拿了二、三個過來給二宮墊著腰,櫻井則回頭撈了自己的長外套給二宮蓋上。

 就像是每天都在做的事情一樣自然。

 但是這一呼一吸之間,完全沒有自己插上一嘴的餘地。

 相視而笑的哥哥組和一旁擔心的弟弟。

 相葉不由自主地想抓住,哪個人都好,快發現他吧。



 「!!」
 握緊的拳頭上覆上的溫度讓他瞬間回神,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二宮身邊的櫻井已經抓住他的手,臉上的表情他讀不明白。

 好像是擔憂……還有別的什麼。

 看到明明轉過頭的相葉又開始發起了呆,櫻井用沒有牽著他的那隻手附上了額頭。

 「沒發燒啊……」
 抬起眼和一直在關注這邊的大野智打了個招呼,讓大野攏好二宮身上有些滑落的大衣才拉著相葉出樂屋。






 停在一個STAFF比較少經過的不必要通道的轉角,相葉看不清楚用瀏海擋住臉的櫻井現在是什麼表情。
 「翔醬…?」

 試探的伸出手想碰觸對方,相葉其實不喜歡被放開手,尤其是被眼前的這個人放開,會讓他衝動地想擁對方進懷裡才能消除心底的那一陣突如其來的壓力。而他在阻止自己之前,手就已經伸了出去,面前的人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揉進懷裡,受驚嚇而瞪大的雙眼帶著疑問,直到被相葉慌張地放開還是閃亮閃亮的。

 「翔醬我…我…」

 還沒擠出幾個字就被那一貫魔性的笑聲打斷,相葉雅紀HP-1000,受到委靡效果一分鐘持續扣血,索性向前跨了一步重新把人摟進懷裡,仔細的環著他的肩膀描繪著那透過汗衫像隨時能展翅的蝴蝶骨。

 彷彿要在這婆娑之間向他哭訴-

 別輕易的飛離我身邊。



 好不容易停下笑聲,櫻井翔在相葉看不到的角度輕輕牽起嘴角,在他沒有贅肉的腰上硬是擰了一把,那人幾乎沒有的眼白全被堆積的淚花遮蓋了,剩下晶瑩的黑珍珠,讓他心動的不行。任他抱著,他又笑出聲了。

 「愛拔桑,這個組合對你來說,是什麼呢?」對他來說、對他們來說都是一樣的,所以才小心翼翼。

 「吶,我先是嵐的櫻井翔,然後才是櫻井翔。你是我的fan嗎?」稍稍推開他們的距離,一直以來都是互相敬重、互相崇拜、互相禮讓、互相支持的走過來的,他的眼睛這樣說著。

 我是你的fan喔。所以,你先是嵐的相葉雅紀,才是你自己。


 打結的腦袋像是被疏通開來,相葉重新攬上櫻井的腰,把那一頭毛茸茸的小捲髮湊在他的頸邊。微熱的吐息打在皮膚上讓櫻井有些癢,但是他在意的卻是剛才的說明對他這個三分之一天然呆、三分之一腹黑和三分之一連不上線的夥伴兼戀人來說到底有沒有進腦子裡去。

 「愛拔醬?」小卷毛在頸邊蹭蹭。

 「……愛拔桑?」蹭蹭。

 「……………雅、雅紀…」嗚嗚嗚嗚嗚嗚………。



嗚嗚嗚?
我才想哭吧在外面被羞恥普類是我你哭個毛啊!!

一手輕推開巴在自己身上的人,一手直接掌握小惡魔技能,用力的往對方腦袋上招呼。


 「滾遠!我回去了。」







 拍完最後一個鏡頭,和工作人員打過招呼後回到休息室,只點著門口一盞燈還蠻少見的,相葉沒有太在意,只是想早點回去休息甚至是到他的溫柔鄉去蹭一頓安慰,才從口袋掏出手機,就意識到休息室裡不只有他一個人。

 「翔醬?」
 不知道是被聲音打擾到還是對被喚的那個名字有反應,橫在沙發上的小布團扭動了下,很快的又平靜了下來。照理說前面拍攝完的團員們都會想早點回家休息,一整天的行程下來再強的人也會吃不消,何況每個人每天都扛著不少的工作。

 相葉走到小布團旁邊的單人沙發坐下來,發現放在平常自己慣用的長沙發上還放著不只兩個人的包。正想湊過去研究一下是誰還沒走時,喀搭一聲,好不容易適應略暗環境的雙眼又得再重新適應一次了,相葉瞇了瞇眼。

 「咦?翔醬?」
 開燈的人手上拎著兩瓶運動飲料和便利商店的塑膠袋子,看到相葉也驚訝的微張著他飽滿的紅唇。

 啊,原來是這樣。

 「NINO要怎麼回去?」看了一眼旁邊已經掙扎著要醒來的小布團,看來是拍完之後才讓經紀人拿來的毛毯。

 放下手上的東西輕拍了已經坐起來了二宮,櫻井順手撫了撫他翹起來的呆毛,兩眼無神的樣子是讓他有些心疼。使出吃奶的力氣才終於扭開寶特瓶蓋,倒進玻璃杯裡塞到醒了卻繼續發呆的二宮手上。

 「翔桑…」
 「嗯?」
 「你怎麼不叫怪力笨蛋男開就好……」
 「欸?啊寶特瓶……。也是。」
 「大叔什麼時候回來?」放下玻璃杯,乖乖地喝了一半卻也因為不舒服只能剩了下來。

 相葉接過自家竹馬手上的杯子放到桌上才有反應。
 「leader不是第一個走的嗎?」
 「智君說不放心NINO自己在家,等我們都結束了讓經紀人送NINO去他家……啊你先把這個吃了然後吃藥吧!」
 順手推過剛才買來熱呼呼的白粥,櫻井從袋子裡又撈出感冒藥、口罩放在二宮眼前,才轉頭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放空的相葉搭話。

 「相葉君~」呆。

 「愛拔~~」…呆。

 「咳……愛拔醬?」……呆。

 ………。



 受不了這種戲碼總是在自己附近出現的二宮,塞了一口剛吹涼的白粥就放下湯匙肉肉手掌用力的往竹馬君頭頂招呼上去,一氣呵成。

 「欸?!」
 「あいばか你要是感冒了也趕快回家去,別讓翔桑還要考慮等下帶你上車是要拖頭還是拖腳……」

 瞥了一眼在旁邊憋笑得都要炸掉的櫻井翔,他其實有發現對方的臉色似乎也不怎麼好。於是,大大的擺了個笑臉。

 「沒關係!我可以公主抱翔醬上車!」

 系統提示,您獲得白眼x4。










 等到他們真的上了車準備要回去的時候,半撒嬌半強迫的讓櫻井坐到了副駕駛座,自己則發動了櫻井那台自己不是很常開的車。

 不安的瞥了他一眼,看著那溫柔的笑臉上堆滿了折子,櫻井終於把頭一歪整個人縮在座位一角睡了過去。

 這幾天總是在做夢的櫻井難得在一路上睡了一個不長的好覺,也許是那人的駕駛技術真的不需要自己擔心,也許是些別的,但再怎麼精明的腦袋早就因為幾天的過度使用和貌似感冒的症狀而無法運轉。


 依稀間好像聽見了應該在開車的人喊了他很多次,用他有些沙啞而低沉的嗓音,輕柔地喚著名字。



 腦袋重新運轉的時候,他只知道這是自己的房間,充滿熟悉的香薰氣味,和慣用的沐浴乳的香味……?


 黑暗中,只有一對炯炯有神的黑色物體帶著不明的視線用力地看著自己------!



 「啊------------------」
 「啊啊啊翔醬你冷靜點是我是我是我!!」



 長年累積下來的肺活量跟聲量果真不是蓋的。當然這是等櫻井翔冷靜下來之後用力擰著相葉雅紀的腰時,發現對方一直在掏耳朵而無視於腰上那點疼痛得出的結論。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嚇人,哼。一秒變倉鼠臉。


 藉著剛開起來的窗頭燈暈黃的燈光,相葉看著正在忙著賭氣的櫻井鼓起腮幫子看天花板看牆壁就是不看自己,帶著歉意把毛茸茸的雙腿纏了上去,他知道對方習慣穿著長褲睡覺、知道對方睡姿不好會睡到一半變裸體、知道如果冷了就會往溫暖的地方蹭,即使是他自己踢掉了棉被。


 那一開始他究竟在糾結什麼。

 雖然對方放任了什麼都沒在想的自己只靠著本能所有該做的事都做了……。

 現在才來正視自己的腦迴路,對嗎。

 相葉雅紀,三十代,正努力跟不太好的邏輯對抗中。




 「喂、」
 「……嗯……嗯?」
 「你怎麼把我帶上來的……?」
 「公主抱啊……翔醬就算不戴假髮也像公主呢!」
 「你……!」
 「……騙你的」
 「什麼?!」
 「翔醬是最帥的王子呀~」
 「誰在意這個!!」


 一陣像悶在胸腔裡的笑聲,讓櫻井忍不住轉身看了躺在身邊的人。

 就像以前一樣,他們也私底下出去喝酒,然後回家續攤,幫著對方一起洗乾淨了倒在床上用紅撲撲的臉互相傻笑,那圍繞著自己的笑聲並不開朗。



 真的要去形容的話-
 就像櫻井在這之後體驗到的每個晚安吻一樣。





TBC


10 一人一半
06 背你回家
02 晚安吻


関連記事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