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秒一拍

おじさんのゆ~るい生活(*'▽')
TOPスポンサー広告 ≫ 【芭白】and you/sideVTOP[同人]【ニコ衍】GL、BL* ≫ 【芭白】and you/sideV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omments (-) Trackbacks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芭白】and you/sideV

おーはーよーう(*つω=)

所謂靈感大神就是會在不對的時間拼了老命灌輸你東西。



※裡提及人名、行為跟當事人全無關係




 sideバルシェ









 「呃啊~告一段落了。」用力的伸個懶腰,也不在乎是不是拉皺了鬆的上衣。

 取下眼鏡,長時間在自家客廳的作業已經讓她無暇管理過度乾澀的眼睛,索性放棄了她一直以來的堅持,那湛藍色的隱形眼鏡。

 バルシェ原本有點呆滯的眼神不經意的看見了睡眠嚴重不足正在發呆的minato差一點要把自動鉛筆當pocky啃了下去,張大了眼睛。

 白皙…不在她的位子上?


 「トラ、トラ醒醒-!!」

 「嗯、嗯…?」

 「白皙呢?」

 「……嗯?」

 「算了,你去睡一下,我去找白皙。要不要早餐,要或不要」

 「要……」




 凌晨四點半,天正的時候白皙是會跑哪裡去?

 不在廚房裡、也沒有在房間裡…廁所、陽台…越來越焦急得家裡每個地方找過一遍,才愕然發現她原本掛在椅背上的外套早就不見了。


 小心的關上家門。

 隨意抓了手機、錢包和外套就出門的行為是有一點魯莽,但不知為什麼,不安在心中擴散。


 快步走著,凌晨的空氣冰涼的讓人近乎窒息。想起最近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和工作,有多久,沒有好好的放鬆一下,牽起她的手。



 即使在外人眼裡,只不過是女孩兒們的親暱行為。

 有點失溫的指尖漸漸麻痺。


 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在住宅區亮的刺眼,バルシェ握緊了左手試著讓自己找回一點冷靜,一邊不太順利的按著通話鍵。



 嘟......您所播的用戶已關機...





 「白皙…」

 如果下一秒她回答的話就要打爆她的頭。

 バルシェ這麼期望著。


 「……果然,沒這麼神奇吧。」嘆了口氣,半放棄的鬆開了拳頭。或許,買個牛奶回去準備早餐的話,她會打開那扇門,然後從背後抱住自己。


 像要把剩下的不安一起扔掉一樣的大嘆了一口氣,重新深呼吸,進入肺部的空氣刺激著她的腦神經。醒醒,回去做完早餐繼續工作,然後早點結束之後捏捏她的臉,牽著她的手去散步、一起洗澡,然後獨佔她的髮香…

 「牛奶和土司…另外做一點鹹粥吧,那個胃弱的傢伙。」








 重新打開家門,屋裡和出門時一樣安靜,不知道在哪裡耗掉了很多時間,也許是那個開滿櫻花的小公園讓バルシェ不小心駐足了、也許是路邊剛開的龍膽花吸引了她的注意…微微透進窗戶的朝陽被窗簾遮去了大半,minato醒著。

 「…トラ?我以為你會睡到我叫你……」

 「剛醒的,聽一下音樂等你回來。去哪裡了?我一直以為早餐什麼的是做夢…」拔下耳機,把手中的Ipod按關機鍵,眼神直勾勾的盯著バルシェ。

 「喏。」

 「真的有早餐!」

 「廢話…欸トラ…白皙有回來嗎?她好像從昨晚就變失蹤人口我怕她被路邊野狗吃了…哈…哈哈…」

 「バルたん……」

 「你幹什麼啊表情很噁心耶-」

 「……白皙さん這個月回老家待產,你們也終止合作兩年了…。」

 「什………不、不對!昨天晚上開始整理資料時候她…她還說…!」


 說了…什麼?




 為什麼,想不起來。



 「バルたん、面對現實!!白皙さん的婚禮你還有去,記得嗎?」





 『バル、ごめんね。』

 『為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我不要妳的道歉,白皙…妳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可是我再也無法了,無法了…バル、ごめん…』








 「才、才不是這樣…!!那傢伙昨天還在這裡!」

 什麼結婚,她不可能會去的。

 因為,確認自己是怎樣的被深愛著,告訴她這件事的就是白皙…所以…!



 「……バルたん…雖然今天大家情緒都有點奇怪不過你也太奇怪了吧?」

 想止住激烈跳動得心臟,血液一股腦的衝進腦袋裡,バルシェ一瞬間沒辦法理清楚她的思緒,呆然的看著想努力瞪大眼睛望著她的minato。

 眼眶,還有一點刺痛。

 「ト…トラ?」

 「はいはい醒了嗎?那我要去睡了,早上的陽光破壞力好強。對了對了,中午可以叫我一下嗎?下午跟じゃっくさん有約~」

 「呃…嗯…」

 「那,晚安!啊,不對是早安~」

 哈啊…早安。

 「等、等一…」下還來不及出口,扣上的房門讓バルシェ吞回了一切。

 白皙,不回來了?


 看了看桌上原本看到一半的樂譜夾雜著自己在上面標註的筆跡…還有白皙的鉛筆塗鴉。

 為什麼,妳不在呢。

 越想要刻意忽略掉的寒意就越清晰,如同情緒一般的溫度擴散著……。



 「笨蛋……」

 到底對著誰說。







---END










 離開一直坐著的位子,バルシェ看著抱住客用被子捲在地毯上睡的Kさん艱難的翻了個身,緊皺著的眉頭和難看的睡姿讓她非常想踢一腳,在這時瞥到了黏在Kさん胸前的黃色便條紙。


 『バル、ごめんね…』

 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實在撐不住了,去外面散散步~!如果醒來還沒看見我的話來公園喔!』


 公園……

 那個櫻花盛開的公園…


 慌忙得拉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抓了在桌上的鑰匙,忍著踢一腳的衝動跨過Kさん然後輕輕帶上家門。

 白皙、白皙、白皙。






 「……吁…吁…」

 「啊!バル妳來啦~看這…」


 那貼近的體溫有一點涼。

 眼睛還是乾澀的近乎痛楚。

 「バル?……バル妳沒事吧?」

 「妳這笨蛋!!!」

 「欸---!?」



 『只是不想讓妳看見我的表情。』

 『只是,愛到放不開妳、也無法放開,白皙。』

 

 


Fin


関連記事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